散文:记忆中的月饼

2019-09-14 21:28:11 围观 : 87
网址:http://www.tonytm.com
网站:幸运飞艇

  

散文:记忆中的月饼

  儿时过中秋,月饼的来源主要有两个渠道,一是在县城工作的大伯和四叔给我们家送,一是爸爸妈妈到供销社里买。每年的月饼都不少,垒起来就跟一座座小山似的,但爸爸妈妈先不让我们吃,趁我们出去时把月饼藏起来。 那时我们住的还都是土墙壁的屋,爸爸妈妈想在墙上挂东西,就在墙上钉钉子,这钉子在我们那儿叫橛子。有木头削成的橛子,也有钢做成的橛子。这些橛子嵌在墙里,结结实实。可是爸爸妈妈很少把月饼挂在筐子或者篮子里,而是把月饼装在一个化肥袋里吊在屋樑上。我们根本碰不到,有时踩着凳子也无济于事。就算侥幸拿到那袋子了,我们也吃不到月饼,化肥袋子被爸爸妈妈用绳子扎得紧紧的,任我们解来解去,就是打不开那个结。我们唯有望着挂在屋樑上的月饼直流口水,悻悻而去。 我兄弟姐妹八九个,聚到一起吃什么都香。就是那月月吃、天天吃,甚至顿顿吃的煎饼也经不起我们折腾,何况月饼呢?所以,我们家里一些好吃的东西常常不放在公开的地方,会东藏西藏。不过,最后熟的果子最甜,当我们把藏起来一段时间的月饼拿出来吃时,也觉得最香最甜。 中秋到了,情况却大不相同,爸爸妈妈开始“大开杀戒”了,你一块我一块,甚至你一包我一包给我们分月饼了。到手了的月饼,我们大都舍不得吃,像爸爸妈妈一样藏起来。我有四个姐姐,她们拿到月饼,会像对待一件新衣服一样用漂亮的塑胶布包好放到箱子或者柜子的一角,想吃时就拿出来慢慢吃。我呢?把月饼放在我的床头,用几本书盖着。二弟得到月饼,先是猛吃几块,然后就睁着一双小眼睛到处逡巡,不知将剩下的月饼放在哪儿才好。 那时,村小学就在我们家附近,预备铃响, 我们都撒开两腿朝学校跑,二弟呢?两脚好像被橛子钉住一样一动也不动,他着急找地方藏月饼。见我们一个个都离开了,他把月饼藏在床底的一堆破鞋里。那堆破鞋长时间没人动,经二弟一折腾,上面的灰尘没了。线家 未来仍不放开加盟业务,或许二弟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没到天黑,他的月饼不知又被藏到什么地方去了。那时,我们家会把上一年收下来的粮食用摺子囤起来。一次,我放学回到家里,发现囤起来的粮食上有一个小手印,我伸手往那小手印下面扒,结果扒出一块月饼来。